根據IDC 監測,全球在2010 年正式進入大數據的ZB 時代,預計到2020 年,全球將總共擁有35ZB 的數據量,如果把35ZB 的數據全部刻錄到容量為9GB 的光盤上,其疊加的高度相當于在地球與月球之間往返三次。


        對于大數據能夠發揮的價值到底有多大,麥肯錫預測,使用大數據將支持新一波的生產力增長和消費者剩余,零售企業使用大數據可能增加超過60%的營業利潤,對美國的醫療服務業每年創造價值3000億美元,約0.7%的年增長率,對美國制造業最高可下降50%的產品研發和裝配成本。


        無疑,在數字化浪潮大面積來襲的背景下,產生和存儲大數據已經不是問題,但數據格式越來越多,管理、挖掘和分析大數據并讓其產生價值,卻成為一件難事。數據中心也正遭受著非結構化數據的干擾,如何提升大數據價值正成為CIO們普遍倍感棘手且頗具挑戰性工作。


        顯然,企業擁有數據的規模、價值密度和數據的運用能力,將決定大數據的商業價值。對于企業管理者來說,最大的挑戰不是存儲和管理現有大數據,而是如何產生價值。在面向智慧企業轉型的過程中,如何盤活現有數據這塊重要資產,已然成為行業領導者的決策先導性問題。


        面對洶涌而來的大數據,市場研究機構Forrester高級分析師Brian Hopkins表示,大數據的概念聽起來很美好,大數據價值在逐步提升,但一切似乎并沒有那么簡單。他提醒,對于那些希望通過大數據獲得價值的信息主管和業務主管來說,你需要的并不僅僅是供應商賣出的技術,而是借助他們的專家來解決海量數據。企業必須找到良好的解決方式去化解這些問題。


        大數據專家、文思海輝執行副總裁、CTO芮祥麟指出,從大數據表面的字眼看,很多人往往僅僅注意到了大數據的海量性,即信息量大大爆炸,但對大數據存儲的多樣性和分析的實時性缺乏廣泛而深刻的認知。隨著互聯網以及企業IT建設的普及,企業擁有了大量的數據,如何把這些數據轉換成價值已經為企業CIO和CEO的重要課題。今天這些數據的重要性越來越被企業看重,而且數據已經從單一處理模式向智慧數據邁進,“智慧數據”是大數據應用高階階段,能夠使得企業借助大數據的力量,實現價值提升。


        經過多年的積累,結合商業智能技術,文思海輝已經掌握了新一代領先的數據處理和分析的技術核心,并結合大數據技術、經驗和方法論,已經融入到多種解決方案當中。在CTO辦公室的推動下,文思海輝技術團隊汲取了各業務團隊的經驗和成熟能力,構建了“智慧數據”框架,在此基礎上針對行業及其數據特性,選擇合適的數據存儲、加工技術,優化核心算法,成功打造了智慧金融、智慧商務、智慧產品工程、智慧城市等重點領域的解決方案。如今,文思海輝擁有多名大數據技術和數學專家,以及實力雄厚的技術服務團隊和最佳實踐應用案例,賦予更多企業大數據價值的DNA。


        芮祥麟認為,目前很多企業對于應用大數據的現狀和價值實現缺乏深刻認知。首先,數據普遍沉積于企業各個部門和各個信息系統中,存在著天然壁壘,形成了信息孤島,需要打通和整合;其次,實現大數據的抽取,要定義和統一數據格式,通過引入商業智能和大數據技術,便于融合和分析;第三,結合業務和決策支撐的需要,借助大數據專家和解決方案,以大數據價值目標位導向,構建數學模型;第四,形成閉環,所形成的分析結果回溯到業務流程,持續優化決策,從而最終形成了數據價值循環。


        總之,大數據價值正在成為當前商業戰爭的新核心,掌握大數據才能幫助企業實現有效運營與業務優化,并在信息處理與數據挖掘中發現新的商機,為企業發展注入了新鮮血液和動力。要在海量數據淹沒數據中心之前未雨綢繆,否則,企業將迷失在大數據的汪洋大海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