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近期公布的IDC 《2015年中國銀行業IT解決方案市場份額》報告中,文思海輝綜合排名穩居第二,并在支付清算、呼叫中心、CRM等細分領域斬獲多個第一,再度印證了文思海輝在金融服務解決方案上的卓越實力。

       作為國內為數不多可以為外資銀行客戶提供金融服務的公司,文思海輝能夠與眾多國際海外巨頭同臺競技,可以說強大的國際化人才團隊是重要原因。現任國際金融服務部總經理兼首席業務顧問周亞貴無疑是最具國際視野的代表性人物。

       周亞貴英文名Phillip Chow(菲利普·周),曾在花旗集團任職30年,先后擔任花旗集團全球消費業務集團國際科技中心首席技術官,花旗軟件技術服務(上海)有限公司兼任董事總經理,業內尊稱菲老。2009年,周亞貴在退休之后,選擇了加入文思海輝。

不愿退休的傳道者

       周亞貴的職場經歷可稱傳奇,1978年,手持高中文憑的周亞貴進入花旗銀行工作,在這家世界知名的金融巨無霸里一干就是30年,從基層職員一級級做到了CTO。

       雖然沒有上過大學,但在外資銀行的一線實踐中,周亞貴學到了很多當時的中國大學都無法接觸到的高新技術知識。周亞貴回憶說,花旗很早就開始電腦化,所以需要學習很多IT技術的應用,而且IT技術革新的頻率極快,需要不斷地去適應了解新東西。此外花旗本身有很多培訓,做項目做區域業務的時候,也會去很多國家和地區,每次做一個項目都花很多時間在那個地方。所以這30年里,他始終都是處在一個學習的過程。他笑稱:“如果說我有知識的話,都是社會大學教出來的。”

       2008年,周亞貴從花旗退休。對很多人來說,40歲之后實現財務自由,安心地過舒適的生活是理想的生活方式。但周亞貴并不屬于這一類人,賦閑在家的周亞貴并不習慣品茶種花的安逸生活。他說,在保持了30年固定的工作生活規律之后,突然閑下來了是一件很痛苦的事,身體健康又沒事可做,整天待在家里,家人都覺得不習慣了。

       因此,周亞貴去巴克萊銀行短暫做了一段時間的項目,項目結束后他又閑了下來。在家里整整休息了5個月之后,他實在是閑不住了,正好一位私交不錯的文思海輝高管邀請他重新出山,兩人交談下來一拍即合,他當機選擇了加入文思海輝,繼續做他的老本行。

       在文思海輝,周亞貴更像一位取經歸來的傳道者,他樂于將自己在國外以及外資金融機構的所見所學,分享給內部的年輕員工們。同時,他還在大連理工大學軟件學院個人出資30萬元設立專項教育基金,希望給國內金融IT行業多培養一些有國際化基因的年輕血液。

       他說:“退休回中國的時候,我發現原來我們還有這么多希望學習進步的年輕人,所以我愿意在中國花這么多的時間。在專業技能上,因為機會的原因我學了很多,我希望把這個東西傳播出去,讓別的人也有機會學的更多”。

推動中國公司趕超印度

       在海外多年,周亞貴去過紐約、倫敦、波蘭、捷克、日本、印尼、馬來西亞、香港、菲律賓等十多個國家和地區做項目,和世界上很多軟件服務公司都打過交道,尤其是中國公司最大的競爭對手印度公司。

       他在比較兩國公司的特色時認為,中國人的技術還是很了不起的,做事都很盡責,只是他們喜歡更靈活地處理問題或者說喜歡打擦邊球,某些事情求快而不守規矩。印度人的優勢則在于他們優秀的口語能力以及他們遵守流程規則的風格,這兩點都是外國企業比較看重的。尤其是后者,對企業來說,他們擔心的就是風險,如果你不守規矩流程就會有危機。

       此外,周亞貴還注意到,中國公司看重客戶關系的培養,全力滿足客戶,不愿得罪客戶,所以經常會處在一個比較弱勢的地位,而印度人則更擅長用規矩、法規來給客戶施加壓力,甚至會逼著客戶必須答應他們的條件,從而為自己爭取一個平等公平的對待。

       身為華裔,周亞貴一直希望加入一家中國的公司,幫助中國公司更強大,將來可以真的和印度公司抗衡。加入文思海輝后,他發現,文思海輝在管理上遠比很多中國同行規范,執行力也更強,而且有比較科學的管理體系,這是他所接觸的中國公司中比較少見的。他希望能在這些方面繼續完善,進一步全面推動文思海輝軟實力的提升,而經過近些年的努力,文思海輝已成功躋身中國業內為數不多可以做外資銀行客戶的金融服務公司之一。

大數據是工具而非目的

       30年的花旗從業經歷,也讓周亞貴對銀行本身的信息化建設以及IT發展有了更多的見解。周亞貴認為外資銀行領先國內銀行的表現在于多元化產品、管理、風控三個方面,但是近幾年來,國內銀行因為大數據、互聯網+的興起,和外資銀行的差距在逐漸縮小,甚至有趕超的趨勢。

       而對于大數據以及互聯網+在金融領域的前景,周亞貴充滿期待。他說:“一個新的技術發展,要把它用起來并落地,再延伸或者展現它完全的能力,并不是五年或者十年就會過去,目前大數據在銀行業的應用還只是一個開始,未來還會有更廣闊的應用空間。”

       同時,周亞貴也認為,大數據也好,互聯網+也罷,這些新技術都是工具而非目的。他從國外銀行業的發展舉例說:“這么多年下來,他們(國外銀行業)不會忘記一件事,就是要盈利。而且盈利是非常重要的,所有的企業都是一樣的,在我們說我們的銀行業要到領先地位,決不是說你把大數據用好,你把互聯網做好,不是的,其實是運用這些工具制造更多的收入。”

       除了互聯網+和大數據以外,周亞貴還格外看重云服務的應用,他認為,因為現在中國的金融業還沒有真正的盈利壓力,所以對于成本的控制還不是那么給力。云是節省成本、提高管理效率的手段,而當前銀行業用的比較少的原因之一是大家認為云有風險,還沒有一個很安全的解決方案。相信以后三年會有更多銀行實施云遷移。

       雖然已經年過六十,但周亞貴仍然維持著年輕時的生活習慣,每天都會疾走慢跑,也會時常去看看電影,保持一個好的身體和心態。同時,他對金融行業IT服務的熱情也絲毫不減當年,他坦言在文思海輝這幾年,仍然在不斷學到很多新東西。至于何時會停下來,他并沒有給自己一個確切的時間節點,只是說:“應該會一直做下去,直到我覺得身體不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