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國際動畫日,本言直妹親眼見證了兩個二次元的室友在客廳相擁狂歡,開心激動之情,一如當年申奧成功的場面。

  

就在他們熱熱鬧鬧奔走相告的時候,我想起了我的老朋友——人工智能。

要說我和人工智能之間的淵源,還要從小時候看的一部叫《哆啦A夢》的動畫片說起。

  

這個來自22世紀的貓形機器人,不僅長相蠢萌、十分可愛,最關鍵的是,它的四次元口袋里有著數不盡的神奇道具。

戴上竹蜻蜓就可以享受飛行的樂趣;

打開任意門就可以瞬間去任何地方;

坐上時光機器甚至還可以回到過去。

……

哆啦A夢代表著科技的魔力和美好的未來,以至于我們擁有一個假的玩具都會開心得以為自己就是大雄。

雖然現在我已經很久不看《哆啦A夢》了,但是人工智能和動畫的故事卻越來越多。

 

跑腿:加速動畫制作

你知道一個一分鐘的街道行人不低于100人的鳥瞰場景,一個動畫師如果按照傳統動畫制作方式來制作,需要耗費多長時間嗎?至少30天如果人工智能來制作的話,最快可能只需要15分鐘就能完成。

  

人工智能做動畫和傳統做動畫的區別,背后是工作重心的轉移傳統動畫制作流程中,每個角色的動作,要么是靠動畫師用手調出來,要么就是靠動作捕捉。但前者的制作周期很慢,后者則需要較高成本

人工智能做動畫則是通過制作人員的前期規劃、設計和編程,使得電腦程序可以自動“畫”出一些基礎的動畫內容。也就是說一旦設計好了這些規則和算法,動畫師只需要前期考慮場景和人物,后面動畫的制作則大部分由電腦來完成

人工智能來自動生成動畫,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提升制作的效率,將人從繁雜的動畫制作中解放出來,去思考和制作更重要的場景或角色

或許,未來隨著科技的發展,會真正實現完全的人工智能——你給電腦一段劇本,它就自動生成一段動畫

 

翻譯:縮短新番延遲

近年來,隨著大量人工智能企業在翻譯領域的不懈探索,人工智能在翻譯方面的應用也有著重大進步。人工智能在翻譯領域的應用主要有兩種辦法:一類是以文思海輝的文小包為代表的人工智能大數據服務平臺,通過調動資源儲備為客戶提供翻譯服務;另一類是以科大訊飛為代表的人工智能機器研發企業,用翻譯機器來為客戶提供輔助服務。

  

不管是人工智能大數據服務平臺,還是翻譯機器,都已經在不同程度上應用于外國動畫進口和本國動畫出口的翻譯工作中,不僅減輕了翻譯工作人員的工作量,還減緩了純人工翻譯給動畫新番帶來的延時性。

現在人工智能技術在翻譯領域的應用已初顯成熟,機器翻譯的準確率也已大幅提升——能根據語音識別技術真正“懂得”用戶的表達。但整體而言,離真人水平還有一段距離。

隨著人工智能不斷地學習,總會無限靠近真人乃至達到超越真人的地步。另外,人工智能還可以用于學習并模擬聲優們的聲音,以防在聲優因為某些情況無法完成配音工作時,繼續為觀眾帶去原汁原味的配音效果。

 

保鏢:捍衛版權安全

在國內政策紅利的加持下,我國動漫行業近年來發展正好。但就版權保護層面而言,我國從消費者到創作者的版權保護意識都還有待加強。在人工智能時代,我們有必要借助新技術來對作品版權進行保護。

  

依靠人工智能技術能夠適應網絡時代的發展需求,能夠在海量的數據中快捷精準地應對版權保護問題。據了解,人工智能在保護版權方面的應用,主要有兩種形式。

加密保護。利用數字加密技術對作品進行合理的加密版權管理,即通過一定的技術手段,在不影響觀看的情況下將版權方的信息嵌入到作品中,并且這段信息必須經過官方處理才能進行后續加注更改。

科學識別。目前我國人臉識別技術的誤識率已經低至1%以下,因此可以將這門技術應用到在圖形圖像識別上,可以有效防止圖像圖形的涉及侵權。

 

僅以此篇,獻給我們的童年。

祝愿人工智能讓動畫越來越好,也希望未來某一天我們都可以擁有屬于自己的藍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