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

短短14個字里,幾乎包含了每個人的武俠夢。

在那些貧瘠的歲月里,是武俠夢給了我們對于成長的向往,給了我們面對世界的勇氣,也給了我們一顆正義勇敢的心。

恍然發現,武俠夢終究是夢一場,可江湖依然是江湖。

只不過冥冥之中似有定數,當人工智能遇上武林,竟也合了江湖的氣數。

東邪:身懷絕技,深不可測

從絕技和深度這個層面來看,BAT等互聯網巨頭更符合這種特質。它們在各自的領域憑借高新的技術,已經為國人定義了一種全新的生活方式,并達到了一定的高度。

但同時,它們也對新技術有著最為靈敏的嗅覺,因為它們深知,積極擁抱人工智能,是它們突破現有格局的關鍵環節——只有新技術才能帶來新變革。

所以,在人工智能這個領域,它們都已經開始緊鑼密鼓地布局。比如百度正在研究自動駕駛,騰訊投身于智慧醫療,而阿里則深耕智慧城市。

除了親自探索,BAT在人工智能方面的投資也不遺余力。據公開資料顯示,從 2014 年以來,BAT 圍繞人工智能的投資(包括軟件和硬件)高達 39 次。其中,騰訊投資最多,百度的投資組合更多元化。

西毒:一招鮮,吃遍天

能夠擔得起西毒稱號的,必然是有自己獨門絕技的公司。符合這些特質則是一批在人工智能某個垂直領域有自己核心實力的大型公司,比如字節跳動、科大訊飛等。

字節跳動以其獨立研發的“今日頭條”客戶端,通過海量信息采集、深度數據挖掘和用戶行為分析,為用戶智能推薦個性化信息,從而開創了一種全新的新聞閱讀模式。

科大訊飛作為中國最大的智能語音技術提供商,在智能語音技術領域有著較為深厚的積累,并在中文語音合成、語音識別、口語評測等多項技術上擁有國際領先的成果。

南帝:穩坐一方,伺機而動

和東邪西毒北丐不同,南帝在沒有出家之前,是一國之主。而這個特質,更符合聯想集團、文思海輝等IT科技領先公司。

對它們來說,憑借深厚的積累和資源,進入人工智能市場難度并不大,難的是介入之后的去向——也就是探明人工智能(相比非智能)的體量以及這以后的商業模式。

聯想是全球電腦市場的領導企業,在聯想 TechWorld 2018 大會上楊元慶表示,在人工智能三要素——數據、計算力和算法聯合作用下,一個人工智能變革的新架構正在形成聯想要做智能變革的引領者和賦能者。

文思海輝作為中國最大IT服務企業,一直致力于為全球客戶提供世界領先的商業/IT咨詢、解決方案及服務,現在也開始深耕AI+行業的應用創新,為全球客戶提供端到端的AI 應用解決方案。

 

北丐:創業期間,潛力無限

丐幫是武林大派,由一批有實力的丐幫兄弟組成,在武林中獨樹一幟。符合這種特質的,必然是一批有實力的人工智能創業公司,比如商湯科技、曠世科技等。

商湯科技是一家專注于計算機視覺深度學習的原創技術研發公司,依靠強大的智能視覺技術,為一款知名的拍照類app人臉檢測和跟蹤技術——將裝飾和貼紙準確的貼在人臉五官上。

曠視科技專注于人臉識別技術和相關產品應用研究,面向開發者提供服務。曠視在安防領域有較為突出的成績,先后為支付寶、Uber、中信銀行、萬科等知名企業提供 SmartID 服務。

 

和武俠江湖不一樣的是,在人工智能這個江湖上,東邪西毒南帝北丐們幾乎天天都在華山論劍。

但究竟誰能笑傲江湖,我們且拭目以待。

言直妹手記:當前天得知金庸老先生去世的消息時,剎那間感覺經營了多年的夢就那么破碎了。雖然長大之后再也不像年少時把很多個白天黑夜獻給武俠,但一直覺得金庸在,江湖就在。但現在這個江湖沒了,我也無從去尋找那些在無數個黑暗的日子里給我光亮的源頭。但我依然會記得蕭峰的正義、楊過的勇敢、郭靖的真誠和黃蓉的癡情,溫厚純良地走下去。金庸大俠,我們江湖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