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4日是一個屬于宮崎駿動畫迷的日子,動畫大師經典的作品——《龍貓》正式在國內影院上映。這部1988的作品也成為宮崎駿首部在國內大銀幕與觀眾見面的長篇動畫,其意義不亞于三十年前的小朋友們首次能夠在電視機上看到《變形金剛》。這次,我們欠大師的這張電影票終于可以補上了。

宮崎駿的動畫為什么受到全世界的喜愛?每個人心中都有著不同的答案,但大家公認的一點是,大師的動畫中飽含著世間的情感,或憂傷、或喜悅、或同情、或悲憫。作為動畫師的宮崎駿,也是一位情感表達大師,在他看來,就算是一條線,也是有生命的,一系列的線條又繪出屏幕上有血有肉的人。

  

正因如此,當2016年動畫大師看到了人工智能創作的作品后,對動畫的未來產生了難以名狀的擔憂。

當年,日本NHK電視臺播出了宮崎駿最新紀錄片《宮崎駿–永不停歇的人》,片中有一個場景——一位名叫Nobuo Kawakami的動畫制作人、同時也是Dwango人工智能實驗室的研究人員向宮崎駿展示了他們用AI制作出的動畫怪獸——一個用頭部行走的喪尸。不過宮崎駿在看過這段視頻后表示這是對生命本身的侮辱

片中,宮崎駿稱,當時的心情完全是世界末日的感覺,感到人類對自己越來越沒信心,連動畫都要交給人工智能去做。也許正是這次意料之外的會面,看著日益發達的人工智能卻讓宮崎駿感到悲觀。

 

的確,在早期,人們通過雙手表達大腦中的情感,產生了手繪動畫,也正是在手繪動畫中誕生了像宮崎駿這樣的大師。而在今天,越來越多的CG動畫充斥著銀幕。

我們習慣了電影中通過CG描繪現實生活中難以實現的場景。毫無疑問,技術為我們的想象力插上了翅膀,但同時,技術的發展又何嘗不約束著情感的表達——當即使具備了最先進智能工具的電腦都無法實現低于0.1毫米的修正時,是追求極致還是選擇效率?

這便是大師的困惑。人本身是一個理智與情感的綜合體,如果說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技術象征著理智,那在技術大爆發的今天,作品的輸出,乃至作品創作的過程應該更多倡導情感還是理智?

或許,“大師”這個詞本身就蘊藏著答案。

曾幾何時,驀然發現當今被稱得上“大師”的人越來越少。當單田芳去世,我們感嘆評書再無大師;當金庸去世,我們感嘆武俠再無大師;同樣,年逾古稀的宮崎駿也是當今屈指可數的動畫大師。從這些大師身上,展現出來的是什么?是匠心、是極致,即我們常常提及又易被忽略的“匠人精神”。

什么是“匠人精神”,其主要是指工匠對自己的產品精雕細琢,追求完美和極致,對精品有著執著的堅持和追求,精益求精的精神理念。工匠們喜歡不斷雕琢自己的產品,不斷改善自己的工藝,享受著產品在雙手中升華的過程。工匠精神的目標是打造本行業最優質、其他同行無法匹敵的卓越產品。

  

可以看出,“匠人精神”并非單方面追求感情或理智,而是能否在事業中孜孜不倦、精益求精。這無論對于手繪從業者,抑或人工智能創作者而言,都是共通的寶貴品質。因為他們做什么做好了都是人生,這就是匠人精神。

因此在不久的將來,技術或許會不斷改變動畫制作的形式,卻不會改變經典作品中飽含的世間真情及動畫人執著、嚴謹的敬業精神,這或許便是宮崎駿大師對動畫事業的最終訴求。

趁我們的大師還在,補上我們的這張電影票吧。

 

因為世界的美才要做動畫,為了發現不被世人察覺的美,我想用這樣的眼睛來觀察世界。我喜歡電影,并不是因為故事,看到某個畫面,感到‘真美啊’,我覺得這才是電影。

——宮崎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