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之間,已經來到了2018年底,各大衛視跨年大戲即將輪番上演。在2017和2018年湖南衛視與江蘇衛視的跨年演出中,不少人見識到了大放異彩的全息投影偶像——洛天依,在今年,想必又會有不少新鮮的面孔脫穎而出。

然而你知道嗎,世界上最早的虛擬偶像是從主持人開始的。在2000年由英國PA新媒體公司制作的世界第一位虛擬主持人安娜·諾娃(annanova)的出現,猶如一顆耀眼的明星,立即就獲得了世人的矚目,人們對她的關注絲毫都不遜于我們現實生活當中的任何一位名人或明星。緊接著她之后又出現了一系列的虛擬主持人,如中國Gogirl、言東方和伊妹兒,美國的Vivian,韓國的麗麗等等,令人目不暇接。

安娜·諾娃已于2004年“退休” 

而今天,世界上最有名的虛擬偶像,當屬初音未來。她的成名經典,則是一曲翻唱自芬蘭波爾卡舞曲的《甩蔥歌》。

初音未來初音ミク/Hatsune Miku),是2007年8月31日由CRYPTON FUTURE MEDIA以Yamaha的VOCALOID系列語音合成程序為基礎開發的音源庫,音源數據資料采樣于日本聲優藤田咲。她的誕生就仿佛是一場綠色奇跡,席卷整個霓虹國。軟件銷售僅僅十天便占了日本音樂軟件市場的三成江山。人們紛紛在彈幕網站NicoNico和Pixiv社區上上傳初音未來的相關作品,歌曲、繪畫、動畫、同人文……甚至還有人專門翻唱初音未來的歌。就這樣,一出道就是十一年。

同時,2010年初音未來就在東京利用3D全息投影技術開了自己的第一場演唱會,2500 張票瞬間賣光,還有超過3萬個觀眾守在電腦旁收看付費直播;而在中國,2015年初音未來在上海開唱,一連四場的所有門票,平均票價500元,都在開票 8 分鐘內被秒殺。

強大的市場紅利刺激了更多的虛擬偶像出道。鑒于龐大的中文市場,Yamaha公司在VOCALOID3語音合成引擎的基礎上,制作了全世界第一款VOCALOID中文聲庫和虛擬形象——洛天依,并在2012年7月12日在第八屆中國國際動漫游戲博覽會(CCG EXPO)上正式推出了她的聲庫。2017年6月,洛天依在上海舉辦了自己的第一場萬人演唱會。也就是說,這個虛擬偶像依然是利用了和初音未來相同的技術,只是母語變成了中文。

然而,說到誰將是下一個爆款的虛擬偶像,還要看其曲庫的豐富程度如何。畢竟,對于人們來說,科技還沒有達到讓人驚艷的快速迭代速度,虛擬形象上的新鮮感或許僅僅能夠維持幾個季度一旦沒有了黑科技的加持,也就很快又會回歸到二次元粉絲的那種小眾情懷世界中去。真正能夠形成長期黏性的,其實是虛擬偶像的創造物,或者說是過去二次元的虛擬形象所極少形成的一種文化產品——歌曲。

讓初音未來真正譽滿全球的成就,其實是一首帶有惡搞味道的翻唱《甩蔥歌》。強勁的爆款音樂的沖擊力,是虛擬偶像們用以立足的關鍵。就如洛天依在出場若干綜藝節目后,真正讓世人所記憶深刻的,還是在《經典詠流傳》中和京劇名家王佩瑜合唱的一曲《但愿人長久》以及隨后假裝跟著王佩瑜現場學唱和清唱的《空城計》選段。

因此,回到中國市場,如果說洛天依是通過音樂這種二維途徑來吸引受眾的,那么虛擬偶像和粉絲之間的最主要交流管道便是音樂作品。在效率為王的今天,利用AI+語音合成引擎的模式來降低用戶的內容生產門檻,正是目前虛擬偶像的人工智能化趨勢。傳統的勞動產業引入了機器大生產使得效率大大提高,而如今人工智能的發展對于創意產業的從業者來說,則帶來了新一輪的工具革新。越多的內容生產,虛擬偶像便會有越多的訓練機會提升表演水平,而圍繞虛擬偶像所產生的社區也便會運轉得越發活躍

此外,人格化是聲音制作和音樂軟件制作公司市場引導與粉絲創作的合力,但不算太多的設定明顯不能滿足粉絲對于其作為偶像的的需求。但人工智能恰好可以通過深度學習,來豐滿虛擬偶像的性格,并在與粉絲的不斷交流中逐步成長,也正與現在流行的偶像養成非常契合。

從這一角度說,哪位偶像在2018年聚集了更多的粉絲內容產品,便有更大的希望出現在即將到來的跨年演出中,我們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