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19個世界知識產權日。

洞察君早上打開公眾號,就被滿屏的知識產權相關推送給“嚇”到了。

也為大家對知識產權日益增高的關注度而點贊——這代表著知識產權在我國正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知識產權的確已經成了個人和企業都要了解并且重視的事情了。

不然,當你面對視覺中國不合理地收取版權保護費時,你都不知道哪里不合理。

視覺中國因為黑洞照片的版權歸屬問題而被大家所關注,而更多的沒被發現的“視覺中國”們,還潛伏在暗處。

所以,就算黑洞風波”逐漸平息,我們也不能忘記知識產權保護的邊界與重要性。

雖然不能從法律層面來為大家科普IP知識,但作為AI愛好者的洞察君,已經準備好了給大家講講人工智能與知識產權的故事。

 

AI賦能IP保護

在全球創新經濟的背景下,各行各業對知識產權的各項權利——專利、商標、工業品外觀設計、版權的需求迅速增加且更為復雜。

如果單純靠人力去應對這一現狀無疑會給知識產權服務部門帶去不必要的人力和資源的浪費。人工智能這一新技術的應用,就可以緩解甚至解決這一問題

因此產權組織和各知識產權局正在探索人工智能所應用的業務領域

專利自動分類、商標申請(商品/服務)自動分類

專利檢索和商標圖形檢索

商標和專利的審查;

客服服務(自動回復客戶端);

機器翻譯、語言工具等。

  

目前,人工智能在專利、商標的檢索和審查兩方面的應用效果最為明顯。

人工智能這兩方面應用價值在于,能借助算法,實現相關文件更為準確的查找和比對,從而降低人員的工作強度,提升行業整體的平均水平和工作效率。

尤其是對于不懂專利、商標的檢索和審查的人員來說,人工智能能夠快速獲得相對精確的結果,并給出建議性的結論,供人來進行決策。

 

 AI給IP保護帶來的挑戰

2017年,微軟小冰創作了詩集《陽光失了玻璃窗》,這是人類歷史上第一部完全由人工智能自主創作的作品,這部作品一經問世即銷售一空,受到了眾人的追捧。

  

現在,人工智能的創作已經隨處可見了,作品類型也更為豐富,包括詩詞、小說歌曲繪畫等。

問題是,這些作品否受著作權保護?如果,它的著作人是人工智能,還是所有者?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實施條例》“著作權法所稱作品,是指文學、藝術和科學領域內具有獨創性并能以某種有形形式復制的智力成果”。

就微軟小冰創作的詩集而言,它的創作過程是采取類似人類大腦的工作方式,而非對海量數據進行簡單排列組合其生成物也滿足作品的三個特征:一是思想、感情的表達,二是具有獨創性,三是表達屬于文學、藝術和科學范疇所以小冰”創作出來的作品,受我國著作權法保護的作品。

但是,“小冰”卻不能成為著作權人。因為知識產權在本質上屬于民事權利的一種,而我國民法總則中規定的主體只包括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社會組織,并不包括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能夠創造出作品,但又并不能取得著作權,那是否就意味著會出現大量的“無主作品”,從而擾亂著作權市場的穩定呢?

在現階段,大部分國家是以將著作權賦予人工智能的制造者、所有者、使用者或者控制者的方式,來解決這一問題。 

但如果從長遠考慮,還是要一套針對人工智能作品保護機制。2017年7月,我國國務院印發《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其中強調,要建立人工智能技術標準和知識產權體系,健全人工智能領域技術創新、專利保護與標準化互動支撐機制,促進人工智能創新成果的知識產權化。

  

任何技術的運用不可避免會帶來雙面性影響,人工智能既有利于知識產權的保護但也在規則層面現有的制度和法律形成挑戰

這就需要規則制定者們,根據社會現狀,現有的規則進行有計劃地調整讓技術合理合法的范圍內,服務于人

另外,公司在大力發展人工智能的同時也要重視對技術的保護文思海輝作為率先布局人工智能企業目前已成功將這一技術應用于政府、銀行、保險制造汽車人力資源等行業,并獲得約150項軟著,在文思海輝已獲總體軟著數中占比為21%。

洞察君溫馨提示:AI誠可貴IP價更高;IP保護,AI兩行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