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7日,以“共建‘一帶一路’、開創美好未來”為主題的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北京圓滿閉幕。自2013年我國發起“一帶一路”倡議以來,國內外企業迎來廣闊的發展機遇。深耕IT服務24年的文思海輝,利用行業、技術優勢,在強化自身全球布局的同時,賦能客戶“走出去”,并將全球化紅利分享給“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打造了基于“一帶一路”倡議下的國際化“升級版”。

  

將技術紅利共享給“一帶一路”沿線

如果沒有文思海輝,Sabrina Kanam可能永遠都只是一個家庭主婦。

Sabrina Kanam是孟加拉國的一個普通家庭主婦,文思海輝為她打開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門。

生活在小鄉村貧民區的Sabrina Kanam,膝下有年幼的孩子嗷嗷待哺,丈夫微薄的收入是全家唯一的經濟來源。眼見著入不敷出的家庭困境,Sabrina Kanam急需找到工作賺錢養家,而她卻面臨著自身缺乏工作技能等諸多挑戰。

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文思海輝在Sabrina Kanam所在鄉村落地一個人工智能科技數據服務基地,面向當地人群,為他們免費提供師資、技術支持及就業崗位。經過一個月的培訓后,Sabrina Kanam獲得了一臺筆記本電腦和一個就業崗位,她成為了文思海輝一名國際化員工。

如今,她的收入完全可以填補家庭開支的缺口。Sabrina Kanam稱,自己非常感謝文思海輝提供的機會,她希望有更多和她一樣的弱勢女性像她一樣幸運。

Sabrina Kanam的希望正在成為現實。在孟加拉國、菲律賓、越南……近年來,文思海輝搭建了一個個平臺,一個個項目接連落地,越來越多的“Sabrina Kanam”接受技術培訓,獲得就業機會。

在文思海輝國際化進程中,“服務出海”是重要內容之一。與此同時,文思海輝也在努力通過“服務出海”來實現“服務連接”。

“我們希望通過文思海輝的業務,連接全球最頂尖的科技企業和欠發達地區,讓欠發達地區得到同等的技術和能力培訓,不僅僅是讓他們賺取收入,更給了他們跳出階層的機會。”文思海輝集團高級副總裁、首席市場官張東蔚表示。

  

將最精通的武藝優先“出海”

文思海輝國際化的第二條路徑是“行業出海”,金融出海恰逢其時。首先,文思海輝在金融行業內功深厚。截至目前,超過95%的中國銀行機構與文思海輝金融開展過商業合作,其中超過500家大中型金融機構選擇文思海輝金融作為長期業務合作伙伴。在支付與清算解決方案子市場中,文思海輝金融以14.7%市場占有率保持市場第一。而且,近年來,中國金融業發展迅速,移動支付、創新金融產品的發展已經讓中國的金融科技領先美國等發達國家,在“一帶一路”的國家倡議之下,中國金融科技“走出去”成為順勢而為。

“因為中國場景的復雜性領先全球,IT系統和智能化系統,經過復雜場景的考驗,才能從容不迫的應對國外應用場景。”張東蔚說。

伺機而動,蓄勢待發。文思海輝將東南亞作為金融出海的重要一站。

2017年,來自“一帶一路”沿線的20國青年評選出了“中國的新四大發明”,掃碼支付不負眾望,入選其中。

雖然“發明”這種說法并非確切,但中國在推廣應用方面走在前列,卻是不爭的事實。
如今,在泰國、新加坡等一些東南亞國家,各種支持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的線下店,讓中國游客親切得感覺回到了祖國。有網友戲稱,帶著支付寶獨自在泰國旅游后,發現自己不需要男朋友....

“你想過沒有,在國家加強宏觀審慎管理和微觀監管的大背景下,支付便利的背后,其實有一套極其復雜的系統作支撐才能實現人民幣和外匯的對接,國際清算和賬戶清算等流程。”張東蔚說。

而解決這種復雜性,正是文思海輝核心競爭力所在。

2018年,在中國金融科技服務商的排行榜上,文思海輝位居第一。在銀行業普遍關注的支付與清算、呼叫中心與電話銀行、商業智能與決策支持、客戶關系管理4個細分領域,文思海輝以絕對優勢成為領跑者。

對于未來金融與科技的融合趨勢,文思海輝再次做出自己的判斷。

“2018年是金融科技的變革之年,互聯網巨頭高調進入,銀行開始攻城略地,科技公司也得突圍轉型了。因為,金融科技行業永遠是新的顛覆老的。不過,科技只有在開放合作中才能加速發展,金融機構和互聯網機構不可能在封閉中自我發展,勢必得打破封閉僵局。”文思海輝集團高級副總裁、金融事業群銀行解決方案事業部總經理況文川表示。

  

以自身優勢賦能客戶“走出去”

今年3月初,阿里巴巴旗下跨境電商零售平臺全球速賣通發布了一則消息:俄羅斯消費者可以直接在速賣通上在線買車,線下提車。這標志著速賣通正式推出在線售車服務。

全球速賣通被廣大賣家稱為國際版淘寶,2010年成立,目前覆蓋全球230個國家和地區,支持世界18 種語言站點。

殊不知,全球速賣通在國際化進程中,文思海輝立下了汗馬功勞。

“中國企業在面對要走出去的時候,面臨的第一個問題就是語言。但是,他們需要的并不是一個通用的語言翻譯商,而是需要懂得其業務的專業語言服務商。”文思海輝集團高級副總裁林懷謙說。

專業語言服務商必須具備行業、技術、語言等多方面綜合性能力。

“比如阿里剛到俄羅斯的時候,就發現一個問題,雖然都是買賣東西的場景,但每個國家的場景細節都是特殊的,物流、支付、倉儲等各個環節都會不一致,甚至包括技術架構,無法實現統一的標準化。換句話說,每一個地方都需要一個定制化的解決方案。”林懷謙說。

而這種需求再次契合了文思海輝的優勢所在。

文思海輝在全球16個國家和地區設有分支機構和交付中心,為全球企業提供200多種語言和7x24小時的數字化服務。文思海輝全球化多語言服務主要包括本地化服務、全球客戶支持、網站建設和數字化營銷,以及人工智能數據服務。

根據美國著名語言行業調查機構CSA發布的《2017年亞洲語言服務市場報告》,在亞洲地區語言服務商TOP100中,文思海輝語言服務連續第九年衛冕中國本土第一、亞洲第二。2009-2017年間,文思海輝連續9年入選 CSA“全球語言服務企業25強”。

以全球速賣通為例,其國際化進程中,文思海輝基于語言打造了全程的語言+服務。從語言+法律、語言+平臺、語言+運營到最終的語言+運維。

“不止是阿里,文思海輝一直在提供端到端的數字化解決方案體系,幫助讓中國企業走出去,將‘中國品牌’傳播到了世界各地。”張東蔚說。

將降本增效作為企業根本  

2013年,我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給我國企業“走出去”帶來了眾多機遇。通過這個國際合作新平臺,我國企業已將“走出去”作為未來發展的“新常態”。

文思海輝,是我國第一批“走出去”企業,從2001年起跟隨客戶“走出去”,到如今走出一條基于“一帶一路”倡議下的新國際化路徑。文思海輝認為企業在制定國際化路線之初,不能忘記作為企業最根本的使命。

“降本增效,是文思海輝國際化的根本動力。就當前來看,企業走國際化首先要考慮降成本。”張東蔚說。

當一個印度工程師的工資只有北京工程師工資的三分之一時,作為企業來說,毫無疑問將做出調整。

2018年2月,文思海輝宣布,其位于印度的新辦公室在擁有印度IT中心之稱的海得拉巴市正式落成。這背后的邏輯值得我國其他企業思考。

在文思海輝看來,隨著中國產業化進程,我國企業已經到了輸出高附加值產品的時候。在文思海輝落地的海外項目中,中國的管理模式、技術標準等不斷得到認可,并通過國際化員工不斷落地和復制。從增效來看,伴隨著文思海輝的國際化進程,其海外業務正在不斷增長。

“一帶一路”倡議為經濟全球化、世界各國攜手前進不斷賦能。依托“一帶一路”倡議,在全球互聯互通、開放合作、創新發展、技術引領的需求背景下,IT服務行業將迎來重大發展機遇,中國服務將連接世界。